狗窩

这里你可以看到我与双眼皮君的不解之缘=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下雨了

不定期日記= =CM(2) TB(0)

大概是因为名叫“凤凰”的台风,昨晚开始下雨。
还打了雷。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天还是灰蒙蒙的。气温并不高,但是闷湿的感觉很不好受。
没来由的感到心情很差,我从来都讨厌夏天下雨。
夏天就是要有毒辣辣的太阳才好嘛。

其实我大概知道为什么心情不好吧。= =
看网球民工去,雷雷才欢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饲猫笔记3

文·同人CM(0) TB(0)

这边忘记贴完了囧……

T______________________T

不定期日記= =CM(0) TB(0)

掉去翻译学了居然掉去翻译学了……老子将来的命运难道是同声传译么……
やだ~~~~~~TvT
我不要跟苍蝇姐姐一样的专业啊啊啊啊TvT

照片=_______,=

不定期日記= =CM(2) TB(0)

…………拍得很挫
刚洗完的头发乱糟糟的。囧。

…… 最近老踩雷= =

不定期日記= =CM(1) TB(0)

母上的更年期综合症最近疑似从生理上的反应转移到精神上。
没事就找我麻烦直到我炸毛为止结果她火气还比我大=____,=
然后3小时后立刻就像没事的人一样继续和我说说笑笑……
无语……更年期……忍!

最近很热。为了减少氟利昂排放保护环境(说白了就是节约电费),爹娘最近都窝我房间里睡觉,每天1点就开始催我睡,2点还不睡就威胁来砸小电……(娘说,8月8号奥运开始了她就回自己房间去睡,因为老子房间里电视坏的看了不爽……=______,=,奥运会快来啊!)
可是老子睡不着啊!
于是钻被窝里看小说,第一天看文结果遇到NP(十几人……囧,那是轮“吡——”啊=_,=)+兽人……老子就算是N40也受不了这么雷的啊=____,=
第二天我想一定要看篇治愈的结果是我最心痛的伪HE……(你要BE就别起那么甜美的名字啊混蛋!)
我想通了,我醒悟了,要治愈只有自力更生写小白文!
话说养猫笔记堆了6000字了……有越写越长的趋势……怎么会这样=______,=

分数线出来了,母鸡大学今年可以了……老子的未来又渺茫了。
顺便为某同学致哀,你财大后填的是啥=__,=

今天配了新眼镜,眼镜度数从原来的175/175变成了200/150……好微妙……
改天拍了照来贴~

小夕生日快乐orz>>>>梯

文·同人CM(2) TB(0)

我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小夕的气场问题……
为嘛就他生日的时候TW突然冷清了囧……
莫非上天要我专职当本气厨么=[]=
以下是伪·生日贺文,趁机把以前的坑填了……
通篇无断,基本就是为最后一部分编的,话说真是完全没有生日的喜庆色彩啊=______,=

===============================================

古川雄大眯着眼。
午后耀眼的阳光通过楼层间的窗户直射进来,原本有些灰暗并狭窄的楼梯间里,光线照射的痕迹分分明明。
灰尘悬浮在空气里,它们在阳光中无处可躲,缓慢飘浮的姿态像是优雅的舞者,却在接触到阴影的一瞬间立刻隐匿得无迹可寻。
时光没有静止,却流动得异常缓慢。

中河内最后一次去两人一同学习的长野的舞蹈学校的时候,正式向老师和所有同学道了别。临别前闲聊的时候,有人开玩笑说“出名后可别忘了我们啊”,中河内摆着手说“不会不会”,顿了半天之后突然又补上一句“万一真不小心忘了我会问雄大的”,这么说着,还向蹲坐在角落里的古川看了一眼。
围在中河内周围的人开始起哄,内容不外乎“不愧是最亲近的后辈啊”之类的客套话,古川盯着人群中间的中河内,心里却“咯噔”了一下。
临上课的时候老师催着大家不要聊了去做准备,古川刚撑起身想去做伸展运动,发现中河内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面前。
“雄大,我要走了,送我一下吧。”之前中河内脸上的笑容已经敛起了不少,不知怎的古川觉得那笑容显得很虚弱。
“可是我要上课了……”寻求似的看了老师一眼。
但老师看到古川只是笑着挥了挥手,示意他早去早回。
于是古川也不再多找理由拒绝,换了鞋和中河内一起出去。

舞蹈教师所在的大楼有些年头了,电梯时不时地会出现故障。两人走到电梯口的时候,门上正贴着“维修中,暂时无法使用”的告示。
“没办法啊……走楼梯没关系吧。”中河内挠了挠头,转身问古川。
“嗯。”
也许是因为不着急的关系,中河内走得很慢。古川只是低头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也没有想要聊什么的意思。中河内几次回头看他,他都没有发现。
走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中河内忽然停住了脚步,一直心不在焉的古川没来得及反应,一脚踩上了对方的鞋跟。古川这才有些惊醒,急忙看向中河内想道歉,却迎上对方无可奈何的笑。
“我说雄大啊……我都要被你搞迷糊了。”
“什么?”
“算了,没什么。”中河内看了看身后通往一楼的楼梯,“就送到这里吧,你穿这么少出去会着凉的。”
古川愣愣地嗯了一声。中河内像是托付什么般地拍了拍他的肩,随即转身走下楼去。
没走几步,古川终于像是想起什么,急急喊了一声:“MASA君!”
“嗯?”中河内转过头。
“去了东京,要加油啊。”
“嗯!我会的!”重重地点了点头,中和内脸上稍许恢复了些先前的笑容。
“我也会在长野帮你加油的!”
“比起这个来……雄大也来东京吧?”
“欸?”
“我会等你的。”
古川看着中河内,握紧了身侧的拳头,“嗯。”
“那我走咯。”
“一路顺风。”古川微微欠了欠身。
再度抬起身的时候中河内已经到一楼了,从二楼看下去他的背影似乎小了许多,只有肩上的旅行背包大得夸张。古川想下去帮他把包送到车站,却发现脚像灌了铅般无法动弹。
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河内走过那扇玻璃门,隐入人来车往的、灰色的街道之中。
握紧的拳头不知何时松了开来,只有掌心留下几道淡淡的指甲痕。

古川后来一直在想,那天中河内所谓的“弄糊涂”究竟是指什么。他思索了很多种可能性,却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中河内心中所想。当然也有可能没有一个答案是正确的,但古川却一直没有去问。
并非不想知道,只是不敢去问而已。

中河内走后的一段时间里,古川还是像平时一样地去念书、上舞蹈课,依然时常发呆,有时上课打瞌睡,偶尔逃课去屋顶晒太阳。
冬天的阳光很暖,晒得古川一阵阵发困。他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但和发烧时的感觉并不相同。心里被什么东西堵得慌,好像有很多话想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要对谁说,应该在什么时候说。
这么说来,上舞蹈课的时候,一抬头就能看见中河内在教室中间转圈的日子已经结束很久了。
但这两者有关系么?古川突然想到。
他挠了挠头,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毕业之后没多久有人对古川说“去东京吧”。
古川没有立刻答应,因为东京太远了。
那天他去了舞蹈教室,看着老师的示范动作发了会呆,然后自己有些偷懒地跳了一个多小时,接着便理了包准备回家。
电梯又坏了。古川很习惯地走向楼道另一边的楼梯。走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正好有人从大门进来。古川靠着楼梯扶手站了一会儿,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时候门口的玻璃门换成了自动门。
但是湮没在混沌的记忆里的另一个有关这里的片断却被他找了出来。
一回家他就打了个电话,他说:“东京的事,拜托你请让我去吧。”

刚到东京没多久古川就联系到了中河内,但他却被对方的热情吓到了。
虽说常常被邀请出来吃东西,在工作上也得到了很大的帮助,但古川却仍是时不时地会看这中河内不知道说什么好。
原本明明不是那么开朗热心的人呐……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样好像“陌生”的感觉很讨厌。
东京的东西很好吃,但是太贵了。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古川总是想念长野那家荞麦面店。

然后因为中河内的原因,古川认识了马场徹。
马场和中河内是一对好拍档。
这是古川的第一印象,但他已经忘了这是他自己的感想还是别人灌输的。总而言之,是一切开始的默认的关系。
既然所有人都需要这么想,古川也懒得去深究那表面之下的东西。
只要像现在这样就够了。他一度这么想着。

在舞台剧排练场里,有时候古川会有种重新回到长野舞蹈教室的感觉。中河内依然在镜子墙前欢快地转着圈,休息的时候身边还是围着几个人有说有笑,自己也仍旧坐在场地的角落看着神采奕奕的中河内。
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过。
直到耳畔响起马场的嗓音。
“MASA真是很喜欢舞蹈呢。”
接过马场递过来的水瓶,古川“嗯”了一声,喝了两口水后才想起要说“谢谢”。
“雄大你是MASA的后辈吧?长那么高跳舞很累吧?”
古川无意识地皱了皱眉,他和马场的交情并不深,对于对方使用“雄大”这样亲昵的称呼还是有些不习惯。
“最初开始学习的时候并没有那么高的,所以还好。”
“是么,能长那么高真好呢。”马场有些慕地说着,视线却是看着不远处的中河内。

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古川和马场的关系亲近了不少。
古川觉得马场是个好人。
明明比自己年轻好几岁,却总能笑着去关心别人,偶尔也会说一些冷笑话把僵掉的气氛(就古川所遇到的情况,问题的始作俑者往往是中河内)重新炒热。即使说不上人人都喜欢他,却不太会有人讨厌他。
圆滑这种东西,古川很是慕,却注定学不来的。
虽然中河内总是告诫古川说马场并不如他想象般那么好,古川也知道中河内并不会骗自己。但他更明白的是,中河内和马场之间的事情,并不是他可以了解的,也并不是他想了解的。
被人说蒙在鼓子里像个傻瓜无所谓,接收的好意是虚假的也无所谓。
古川有时候甚至想不起来自己当初是如何下决心要来东京的。

中河内1st LIVE的时候古川去做了嘉宾,作为后辈,理所当然的。
上台之前古川一直在后台看着中河内的表演。
舞台的灯光晃得刺眼,中河内的身影像是要溶进灯光里那样看不清楚。古川微微眯着眼,难得的看的很认真,但中河内偶尔走音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牵起了嘴角。
明明和在长野时相比没有多大进步,甚至不少唱歌时的坏习惯还保留着,但和那时不同的是,现在的中河内确实是在舞台上放着光。
LIVE的场地并不是很大,为了突出效果,舞台设计得比较高,后台与前台有着三级台阶的高度差。
古川觉得这三步的距离很远很远,内心充斥着一种灰暗的情绪,他知道只要自己再用力想一想就会知道这是什么,但他只是拍了拍脸颊走到台阶边等候上台。
司会讲话的时候一旁的中河内不住地用眼角往古川这儿瞟,古川有些无可奈何地向他做着“看观众”的嘴形,不过似乎没什么效果。当司会说到请嘉宾上台的时候,他更是一脸明媚地看着自己这里笑,台下的观众也相应地叫起了自己的名字。
从来没有被那么多人那么大声地一齐喊过名字的古川突然了解,自己和中河内之间,有些东西已经回不到从前,有些东西却永远无法再有任何改变。
都是因为来了东京才这样的。但是如果没有来东京,可能会离得更远。
所以他笑了,然后踩着台阶,走上舞台。

视线顺着从窗口射进来的阳光一直向上,从窗户的右上角还能看到一部分正午过后依然热情过头的太阳。
古川微微仰起头,盯着那明亮的一角。
那些一直被随意摆放在某个地方的记忆似乎突然间从一个破口涌出来,古川手忙脚乱地想把它们收起来放好,却不知不觉看入了迷。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眼睛已经被阳光刺得一阵阵地疼,直想要流眼泪。
这才缓缓地抬起左手遮在眼前想阻挡阳光。可光这种东西,还是会从指间的缝隙一丝丝漏出来。
就像记忆一样。
这么想着的时候,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这时候楼梯间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是从楼上传来的。古川下意识地侧过头去看右边通向上方的楼梯,马场正气喘嘘地跑下来,到自己面前第三格台阶的时候停了下来,弯着腰喘了一大口气,然后直起身来一脸关切地说:“雄大你没事吧?我走到楼上发现你不见了吓了一大跳。”
“嗯?”马场站的位置正好遮住了阳光,古川觉得阴影里很舒服。他揉着还是觉得干涩的眼睛,轻轻咕哝了一声。
“眼睛怎么了?”马场拉开古川的手。
“阳光太刺眼了……”因为被马场抓住了手腕,古川不停地眨着眼。
“怎么像哭过似的,等一下大家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马场有些责备似地问,说着还轻轻抹去了古川因为眨眼又流下的眼泪,“你的眼睛不能受太阳光刺激么?之前没有这样的情况啊……”
“没有,只是因为盯着太阳看太久了。”
“我说你呀……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晕晕的不知道想了什么。”古川红着眼看着马场,不轻不痒地撒了一个谎。
“天太热中暑了么……”马场想了想,然后伸手解开了古川了衬衫领子纽扣,“不拍戏的时候你不用穿得那么整齐的。”
“那样太麻烦了……”古川低头轻声说了一句。
马场一脸“拿你没办法”表情看着古川。
“哎哎算了……我们先上去吧,剧务那里应该有凉水的。”
古川抬起头,马场已经转身向上走了。
一格,两格,三格……每一步都扬起脚边的灰尘,落在地上的影子逐渐上移。
啊,变远了。
当阳光再次照到古川脸上的时候,眼睛受不了刺激又眯了起来。
然后,古川模模糊糊地看到马场走到楼层间的平台上,要继续上楼的时候回头看到自己,又原路折了回来。
“怎么不走?眼睛不要紧吧?”
“太阳……”
“那也不要总眯着眼睛啊,会像我一样近视的。”
“哦……”
看着古川仍有些发愣的样子,马场叹了口气,侧过身去要上楼的样子,却把右手伸到古川面前:“走在我后面,我帮你把阳光挡住。”
古川有些吃惊地看着马场,随即歪着脑袋笑了,伸手握住了马场的手。
那只手指节粗大,掌心因为出汗有些滑腻,指尖却微凉。
“谢谢。”
这样的话,就不会再变远了。

S王子生日快乐~~~

胡扯= =CM(0) TB(0)

……桃子画的总悟的生日贺图很赞……除了没刀=x=
跪,我缺乏诚意地只是随便来吼两句。
生日贺文就免了,这种自找死路的行为……啊哈,啊哈哈哈|||
总悟君生日快乐TvvvvvvT,早日和小神乐修成正果啊(殴)!

饲猫笔记 2

文·同人CM(1) TB(0)

Page 21

早餐时间。
“提耶利亚。”
“嗯?”
“有一个问题困然了我很久,我想你应该能帮我解答。”洛克昂的表情很认真。
“什么?”
“你吃的这个,到底是什么?”
提耶利亚愣住了。

“你这是在开玩笑么!”
“没有没有,”洛克昂摆了摆手,“我是真的很想知道。”
看着对方依然认真的表情,提耶利亚冷着脸说:“营养食品。”
“欸?”
“特制的。”
“……这个东西……真的有营养么?”看着提耶利亚面前那盘糊状物体(注:每天的颜色都会有细微的变化,今天是芥末一样的绿色),洛克昂挑了挑眉。
“经过计算,包含了谷类、蔬菜、肉类以及奶制品、豆制品等各种食物的营养成分而且配比均衡,营养价值相当高。”
“味道怎样?”
提耶利亚低头看了看盘子里的食物,有些迟疑地说:“我不会形容味道……而且每餐的味道都会有不同。”
可以看出来。洛克昂心里默默地想着。
“你一直吃的这个么?”
“是的。”
“提耶利亚,你应该试试其他食物。:”一番思索后,洛克昂认真地向面前的少年提出了建议。
“不需要。”咽下最后一口早餐,提耶利亚用纸巾抹了抹嘴,十分果断了拒绝了对方的提议,随后起身离开餐桌。

次日早晨。
今天提耶利亚的盘子里的早餐是微妙的橘红色,洛克昂一边咬着吐司一边想这颜色到底意味着番茄还是辣椒。
提耶利亚吃得很慢,五分钟之内他只咽下3勺,而且唇色异常红艳。
这么看来,应该是辣椒?
思忖了半天,洛克昂还是体贴地问了一句:“需要水么?”
提耶利亚飞快地抬起头,脸颊微微涨红:“红辣椒里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
“我知道。”洛克昂不明所以地看着对方。
“我不需要水!”说完这句后,提耶利亚赌气似的往嘴里送了一大口……怎么说?辣椒粥?
随后他的眉便因为痛苦纠结起来,鼓鼓的腮帮子也表示着他并没有把那口粥咽下去,洛克昂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倒了一杯水递到提耶利亚面前。
对方这次倒未倔强,接过水杯便开始喝了起来。只不过喝得有些快稍稍呛着了,洛克昂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
一杯水渐空。也许是因为太辣而且被水呛着的关系,提耶利亚的脸比之前更红了点,眼眶也是不正常的湿润。
洛克昂看在眼里,虽然觉得很可爱但却没笑出来,只是拿起了提耶利亚的盘子走到污水槽边,准备把里面的姑且能称之为食物的东西倒掉。
“咳咳,你要做什么?咳……”提耶利亚似乎还没完全喘过气来。
“这个你还准备吃么?”
“……”
趁着提耶利亚犹豫的时候,洛克昂已经把盘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入水槽里。
“洛克昂,你……”
“好啦好啦,”将洗干净的的盘子放在琉璃台上,洛克昂打开冰箱取出了两颗鸡蛋和一些培根,“提耶利亚,营养的早餐可是有很多种吃法哦,今天就交给我吧。”
“吐司夹鸡蛋什么的,我可不要……”
“那只是一个人随便应付一下而已,呵呵。”
“早餐很重要……”
“我知道我知道。”打断提耶利亚的话,洛克昂从柜橱里找到围裙套在身上,“能帮忙打个结么?”
洛克昂穿着绿色的短袖T恤,柜子里的围裙却不知为何是粉红色的,提耶利亚看着洛克昂努力想在腰后打结的样子,突然觉得很滑稽,心里的怒气似乎减少了一点。
“你为什么会知道有这些东西?”提耶利亚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本来是没有的。不过我来了之后拜托管理的大婶,所以厨具什么的也就齐全了,而且每隔两天就会放一些新鲜的食物在冰箱里。”
“可是我平时都没有看见你使用厨房。”
洛克昂点了火,用小火热着锅,“我比较喜欢给自己做晚餐吃。”
大约过了三十秒,他把培根放进平底锅里,肉片发出“嗞嗞”的响声。
提耶利亚下意识地往洛克昂身后躲了躲。
“放心,不会溅出来的。”洛克昂把肉片翻了一面,“不过话说回来,我从没见过你来吃午餐和晚餐呐。”
在房间或训练场的休息室里吃营养餐,本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提耶利亚此时却觉得说不出口。
“午餐和晚餐也很重要哟。”像是回敬刚才的话,洛克昂有些俏皮地说。
“嗯……”提耶利亚只是含糊不清地支吾着。

“鸡蛋要煎得生一点还是熟透呢?”
“有什么区别……?”
“完全煎熟的话比较安全啦,半生的话……”洛克昂摸着下巴思考着,“吃起来比较有趣……?”
“……”
“哈哈哈,开玩笑的,我会完全煎熟的。”
“我想要半生的……”
“欸?”
“不行么。”
洛克昂耸了耸肩,把蛋黄尚未完全凝结的鸡蛋装进了盘子里。

之后又烤了吐司,做了蔬菜色拉,洛克昂本还想榨橙汁的,却被提耶利亚以“已经有牛奶”为理由阻止了,但还是坚持切了一个橙子两人各分一半。
再回到餐桌前已经是十五分钟后的事了。
“太浪费时间了……”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提耶利亚小声嘀咕着。
“平时的话,只要早起一会儿便能吃到这样的早餐,不是很划算么。”洛克昂喝了一口牛奶。
提耶利亚本还想继续反驳的,但尝了一口蔬菜色拉后,便只是不发一语地默默用餐了。
“怎么样,很好吃吧。”
“我应该说过我不会形容味道。”
“啊,还真是连敷衍一下撒个谎都不会啊……”
“我为什么要敷衍你?”
“好歹是我做的早餐吧……”
“可是这不是因为你把我的早餐倒掉了么……”
“好吧好吧,你还真是……”洛克昂比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好好吃饭吧……”
看了看洛克昂,提耶利亚花了半天才挤出一句:“总之,谢谢。”

之后几天的早餐洛克昂还是啃着他的吐司,提耶利亚也还是喝着他五颜六色的营养粥。只不过有一天洛克昂发现从来不剩饭的提耶利亚的盘子里还剩余三分之一的粥,抬头看了看钟发现用餐时间似乎比提耶利亚刚来时多了10分钟左右。
于是隔天他起了个大早,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在餐厅等着提耶利亚。
“哟,早上好。”
“这……”
提耶利亚刚开口,洛克昂先祭出了早就想好的理由:“今天不知怎么的起得早了一些,到餐厅的时候看你没来所以就把早餐做好了。你如果不想吃的话,我再去叫大婶帮你弄营养餐?”
提耶利亚像是有些生气地瞪了洛克昂一眼,走到餐桌边坐下,“不用了。”
洛克昂笑眯眯地看着不发一语吃着东西的提耶利亚,等他吃完早餐离开餐厅的时候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明明吃得很快嘛……”

后来,提耶利亚早晨到餐厅的时间偶尔会比平时晚十几分钟,看到洛克昂在做早餐的时候,就会躲在他身后目不转睛地看着;看到桌子上摆着营养粥的时候,眉头便会微微皱起。
当然,这些他自己都没发觉便是了。
洛克昂觉得这样的提耶利亚十分可爱,但他也只是笑眯眯地什么都没说,任这样的日子过去了一天又一天。

暂时填到这里……最近觉得还是看文好啊哈哈哈……

 

Copyright ©狗窩. Powered by FC2 Blog. Template by eriraha. Photo by sozai-free 2000px.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