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窩

这里你可以看到我与双眼皮君的不解之缘=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饲猫笔记3

文·同人

这边忘记贴完了囧……
Page 29

因为训练的基地并不处在热带的关系,十月下旬天气就开始转冷。因为还没有冷到需要开暖气的程度,所以也只好靠多穿衣服来保暖。
提耶利亚在他的衬衫外面加了一件粉红色的毛衣外套。
洛克昂一直觉得男性穿粉红色的衣服很微妙,但不知怎的,那件外套似乎很适合提耶利亚。

那天半夜洛克昂突然睡不着,他想找点酒来喝却发现房间里存的威士忌只剩一口了。琢磨着餐厅的冰箱里可能还存着些啤酒,他让被惊醒的哈罗重新消停了之后,披了件外套走出卧室。
提耶利亚的房间离洛克昂的有些远,但是在通往餐厅的路上。午夜的走廊上很安静,只有感应灯因为工作而发出微弱的“嗡嗡”声。
走过提耶利亚房门口的时候,洛克昂没有漏过因为门轴转动而发出的尖锐的“吱呀”声。他停下脚步瞥了一眼提耶利亚的房门,却发现开着一条缝。
是不小心没有把门关好还是……?
轻轻敲了敲门,却没有应答。洛克昂清了清嗓子,低声唤了两声提耶利亚的名字,房间里依然没有什么动静。
虽然和提耶利亚的关系并不能称为熟悉,但洛克昂却很坚信对方是一个十分警醒的人,而且也不太会在半夜离开自己的房间。要问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大概也只有直觉能解释。
于是自然地觉得现下这情况有些古怪。洛克昂斟酌了几秒之后,还是决定进房间去看看。即使没有什么情况,提耶利亚应该也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而计较。
一推开房门,洛克昂就被占了一整面墙的显示屏弄得有些吃惊。看着屏幕上不断自动演算着的数据和模型,还有墙边长桌上的键盘和其他设备,就算不是很明白那些机器在做什么,洛克昂也知道一定和Veda脱不了干系。
这家伙……
折过小走道就能看到提耶利亚的卧室,房间的摆设与其说是简洁不如说是单调。洛克昂扫视了一下,除了稍微有些零乱的床铺,大概和刚刚搬进来的时候完全没有不同吧。
走到床边,俯身摸了摸床铺的温度,还有一点余热,说明提耶利亚刚刚还是睡在这里的。
房间里也设有洗手间的,没有理由去外面啊……
洛克昂正思考着的时候,背后想起了有些清冷的声音。
“Lockon Stratos,你在做什么。”
提耶利亚正抱着手臂靠在墙边。身上仅着衬衫,下摆处因为窗外吹进来的风而微微飘着。
“我想去餐厅,看到你房门没关,敲门叫你也没反应。担心你出事,所以就进来看看。”洛克昂转过身,挠了挠头,如实说着。
镜片下紫红色的眼眸微微眯起。
“喂喂,我是说真的啊。”注意到提耶利亚神情的变化,以为他不信任自己,洛克昂忙补充道。
“但你未经允许私自进入我的房间是事实。”
“啊,哈哈……也是……”洛克昂苦笑。
“以后请你不要这么做。”
“特殊情况呢?”
“如果有特殊情况,我相信在你察觉到之前,我已经通知全基地了。”
那就是说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许进入你的房间咯?
洛克昂心里这么想着,但想到一进门时看到的情景,也不怀疑提耶利亚的话。他耸了耸肩:“我明白了。”
“那么,请你离开我的房间。我要睡了。”
“今天真是唐突了,抱歉。”
离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提耶利亚的手,意外的没有温度。就算最近的气温突然下降,手却也不应该冷到这个程度。
于是洛克昂也没想太多,转过身提醒了一句:“睡觉的时候最好把窗关小一点,以后晚上要出去也记得把外套披上,小心着凉。”
正理着床铺的提耶利亚手中的动作顿了一顿。
“我自己的身体状况我会注意的,你也请早些休息。”
因为提耶利亚态度,洛克昂感到有些不快,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小心地关上了他的房门。

幸运地,冰箱里还剩下两罐啤酒。
啤酒罐冰得拿在手里有些发疼。洛克昂拉开拉环,猛地灌下一口,冰凉的苦涩的味道从舌尖一直传递到喉咙深处,也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二氧化碳,喉咙里留下一阵辛辣刺激的余感。用拿着啤酒罐的手抵着嘴,他轻声打了一个嗝,心里的闷气这才像是和那些二氧化碳一样被排走一些。
啊真是,亏自己白白给他做了那么多顿早饭……
虽然怄这种气完全不像是一个大人的行为,但洛克昂还是忍不住这么闷闷地想着,一罐啤酒没多久便被喝完了。由于不想整晚隔三差五地和洗手间亲热,他决定还是不去动剩下的另一罐酒。
于是准备扔了空罐子便去睡。
最近的废物箱在餐厅外的院子的角落里(因为在通往管理屋的路上,两边处理起来都比较方便)。拉开餐厅的落地玻璃门,室内外的温差让洛克昂不禁打了个哆嗦。
外面似乎是刚下过雨的样子,除了有屋檐遮挡的台阶,院子里的小路都还是湿的,半枯的草叶上还沾着水珠,不知是夜露还是未干的雨水。天空却很奇怪地不见积雨云,只有稀疏几片淡云偶尔遮住月亮,模糊了月光。
伸了个懒腰,洛克昂觉得秋天真是个舒服的季节。
走到离标记着“可回收利用”字样的箱子还有六、七米距离远的时候停下了脚步,闭上左眼对准目标,想直接把空罐子投进箱子里去。这是洛克昂小时候常玩的游戏,也是他最拿手的。但身体反射性地投出啤酒罐后,却只感到心脏一阵紧缩般的疼痛。
罐子撞倒箱口边缘,“哐当”一声弹飞到旁边的地上。
“啊啊……怎么会这样。”似乎和记忆中幼时的画面有些重叠,洛克昂克制着不再去回忆。走到空罐子边弯下腰把它拾起,眼角瞥到一旁草丛里不合时宜的粉红色。
顺手将啤酒罐扔进不远处的废物箱里,洛克昂又走了两步拾起草丛里粉红色的袋子。
拿到手里才发现袋子本身是透明的,但是里面却装着粉红色的毛衣。
粉红色的……毛衣?
衣服被很仔细地折好放在袋子里,通过正面朝上的时V字领和钮扣部分一眼就能看出是提耶利亚最近一直穿的外套。
但是怎么会扔在这里?
洛克昂有些疑惑地打开袋子,把毛衣取了出来,却发现装在袋子里是看不到的下半部分已经完全脱开成一团团的毛线了。
眼尖的洛克昂找到线头,沿着一端整理下去却发现整团毛线都是完整的一根,并不像被弄坏的样子。
何况提耶利亚把衣服这么仔细地折好还装在袋子里才扔出来,而且好像故意放在废物箱边显眼的草丛里……
然后再补上一条……是大半夜偷偷出来扔的。
所有的线索综合起来,洛克昂看着手中的毛衣(线),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抱着袋子蹲在地上就这么笑了起来。
糟糕……太可爱了。
他想。

因为睡得有些晚,第二天洛克昂醒来的时候发现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匆匆忙忙到餐厅,却看到提耶利亚正在着吃三明治。
身上的外套变成了橙色的毛衣。
“大婶那里的你的早餐食谱换过了?”洛克昂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却发现面前也摆着一份同样的早餐。
提耶利亚看了他一眼,没回答。
回头看了看一旁的厨房,整齐干净,只不过刀具的位置有些变化。
“你做的?”
提耶利亚像是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耳根却微微发红。
“很能干嘛~”洛克昂咬了一口三明治,“虽然只是把材料切开夹进面包里。”
“Lockon Stratos!”
“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切得很漂亮。”
提耶利亚这回索性没理他。
洛克昂却来了兴致:“莫非这是我长期以来为你做早餐的报答,外加昨晚的赔礼?”
“虽然我的本意只是想避免你因为来不及就只吃两片吐司当早餐,但如果你要这么认为,请随意。”
“欸……?我还以为你今天穿了橙色会稍微热情开朗幽默一点的,刚想说和haro的颜色一样它会很高兴呢,结果还是那么冷淡啊。”
还是一句老话,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那洛克昂早就被提耶利亚杀了好几次了。
“还是穿粉红色比较适合你。”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一句,却收到提耶利亚略带怒意的眼神。
洛克昂对此毫不意外。吞下最后一口三明治,和着牛奶咽下去,他起身离开餐桌。
“我吃饱了,多谢招待。”
直到完全走出餐厅,洛克昂一直感受到背后灼灼的视线。
虽然觉得这么快吃完早餐扔下提耶利亚一个人有些不厚道,但是……
再不走,可就要笑场了。

之后几天洛克昂常去管理屋,而且总是拿着一大包东西回来。虽然已经特地选不同的时间回宿舍,却总能在走廊里碰到提耶利亚。
知道对方是特意在堵自己,但既然提耶利亚什么都不说,洛克昂也只是点头致意后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万圣节前一天晚餐的时候洛克昂在餐厅里刻南瓜灯,刚完成的时候提耶利亚正好走进餐厅。没想到对方会来用晚餐,洛克昂有些惊讶地打招呼:“哟,真难得啊。”
“那是什么?”
“这个?”提耶利亚的眼睛看着放在桌上的南瓜灯,洛克昂把它递到提耶利亚面前,“这是杰克哟,前两天看到杂志上万圣节特辑的时候,haro好像很喜欢的样子,就做了一个。”
“……”提耶利亚俯下腰,顶着洛克昂手里的南瓜灯看了好久。
“怎么样,它笑得很可爱吧?”
“不可爱,很诡异。”
“你还真是没有幽默感……亏它和你还长得那么像。”
“哪里像了。”
“颜色很像。”洛克昂若有所指地看了看提耶利亚的外套。
“Lockon Stratos。”
“到。”
根据相处经验,通常被提耶利亚叫全名就是他要生气的前兆。
“你最近对我的着装似乎很有意见。”
“没有啦。”只不过想逗你而已。
“……最好是这样。”说完这句,提耶利亚转身走出了餐厅。
好像有些玩过头了,这样就算追上去也是自讨没趣。洛克昂看着提耶利亚背影有些无奈地想。只好整理了有些乱的桌子,抱着南瓜灯悻悻地回房去了。
道歉的话,就用那个算了。

万圣节那天的早餐和平时没有多大区别,但是饮料换成了一杯热可可。洛克昂捧着温热的马克杯,一边期待会有一顿丰盛的热乎乎的晚餐,一边想着提耶利亚怎么还不来。
再不来早餐可就要凉了。
将近八点洛克昂要放弃等待的时候,提耶利亚低着头,慢慢走进了餐厅。
怀里抱着南瓜灯,身上穿着粉红色的毛衣外套。
“早上好~杰克的礼物不错吧。”
“不要把这种奇怪的东西放在我房门口!”提耶利亚走到洛克昂面前,把南瓜灯重重地放进洛克昂怀里。
瞪着眼睛像是在生气。
但是无论是怎样的表情、语气和动作,还是掩盖不了涨红的脸颊。
看来是挣扎了很久才过来的啊。
洛克昂喝了一口可可掩饰嘴边的笑意,端起南瓜灯仔细看了看,然后小心地放在桌上:“你这么说haro可是要伤心的,它昨晚可是闹了好久才肯让杰克到你这边来的。”
“我可不是会被这种话骗的小孩子。”
“欸……是么?”洛克昂起身绕到提耶利亚身后看了看,“不过你最近好像是长高了不少,衣服好像有点小了……”
提耶利亚扭过身来:“我有长高是事实,不过衣服本身小才是主要原因吧。”
“可是我就是用你原来那件衣服的线织的啊,也没有剪短过,反而还加了一点线呢。”洛克昂摸着下巴喃喃低语,“大概织得太密了?”
“是你织的……?”
“不要一脸惊讶的表情呐。虽然领口和肩膀的部分让大婶稍微帮了点忙。”
“那里不是没有坏么?”
“脱线成那样没法弄的。只好全部拆开重新织了。”
“……”
“所以以后再遇到线头的结松开这种事不要自己再乱弄咯。”洛克昂揉了揉提耶利亚的头发,触感一如既往的好,“去找大婶帮忙好了,虽然你不太和她说话,但她真是个很好的人。”
提耶利亚有些懊恼地拍开洛克昂的手。
“当然来找我更欢迎。”洛克昂的手掌又不死心地覆上提耶利亚的头发。
这一回提耶利亚倒是没有动手,因为他索性转身走进了厨房。
“啧啧……”洛克昂揽起桌上的南瓜灯,望着厨房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从背后看起来果然衣服太小了啊。没办法,重新织一件大的好了。”
当然是能被听到的音量。
看着提耶利亚不为所动的背影,洛克昂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随后抱着南瓜灯晃晃悠悠走出了餐厅。
真是,无论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很吃亏。
“算了,回去吧,haro还在等着呢。”

直到收到新毛衣的两个星期里,提耶利亚还是穿着那件有些小的粉红色外套。

[番外]那个时候(毛衣事件补完,写得很偷懒……)

SCENE 1

某夜,提耶利亚与Veda“亲热”完毕,回房准备洗漱睡觉。
无意中低头发现外套左侧下摆处有一线头外露,顿觉有碍观瞻有损形象,扯线头,欲除之。然此线头坚定异常,百扯不断。提耶利亚心急,左手捏下摆,右手执线头,用力,扯之。
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扯开的感觉,随即发现粉红色的线头变成了一根粉红色的毛线。
提耶利亚的表情:=[]=→=__,=|||
忙脱下外套想把脱落的部分穿回去,然而这是毛衣不是十字绣,任提耶利亚多心灵手巧也不可能修复,于是,理所应当地,打结了……并且,疑似死结。
提耶利亚:=[[]]=
努力结解中……
40分钟后,解结成功。
提耶利亚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欣慰状……=▽=
整了整衣服,却发现由下至上第二颗纽扣处以下的部分全部脱线了……
提耶利亚:=[[[]]]=→T_____T
找来透明的储物袋,将外套的“尸骸”整理折叠好,小心翼翼地放进袋子里。
猛然发现,从正面看和刚刚得到这件衣服的时候的样子几乎完全相同。
然而背面却……
提耶利亚泪目。
抱着储物袋提耶利亚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门,一路走向餐厅,然后拉开通往庭院的门。
外面还下着极小的雨。
风一吹,提耶利亚冷得抱紧了怀里的袋子。
走到废物箱边,提耶利亚看着并排摆放的四个箱子,突然不知道应该把怀里的袋子扔进哪一个。犹豫许久,终于决定扔进标着“可回收”的那一个。
然而手伸了一半却有收了回来。
舍不得……
提耶利亚再泪目。
在院子里站到雨都停了,提耶利亚终于下定决心把储物袋放在废物箱边的草丛里。
那里应该可以被看到吧……
蹲下身放下储物袋,才发现全身都冷得发僵了。
搓了搓手,起身决定回房去睡觉。
明天就穿那件橙色的好了……

SCENE 2

万圣节早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提耶利亚就醒了过来。
床头的窗开着一条缝,漏进房间的风吹得纱制窗帘不断飘动。
提耶利亚透过窗帘下的空隙看着窗外的天空,一整片的灰蓝色。觉得还早,他翻了个身想继续睡,结果却是睡不着,精神意外地好。于是又变成了平躺的姿势看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床头的闹钟嘀嗒嘀嗒地响,天空缓慢地变换着颜色:灰蓝色,蓝紫色,紫红色,粉红色,橙红色……直到早晨的太阳散发着浅黄接近白色的光芒出现在地平线的一侧。
当然提耶利亚并没有看到日出,但是他看着天空知道这个过程正在发生。
侧过头看闹钟,时间是六点零三分。觉得眼睛有些干,提耶利亚眨了眨眼,然后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泪水从眼角留下来。抹掉有些碍事的液体,提耶利亚仍是没有睡意,反而更加清醒了。
索性起了床,但梳洗完毕之后又站在衣橱前开始发呆。
衣橱里的衣服并不多,从右到左依次挂着短袖衬衫、长袖衬衫、毛衣外套和冬天用的大衣。裤子则都折好了放在下层的抽屉里。
衬衫和大衣之间有三个衣架,很明显地可以看到其中一个是空的。空衣架左侧是紫色的外套,右侧的则是橙色的。
原本是按照早晨的天空的颜色来放的,现在却少了一种颜色,突然就觉得紫色和橙色的搭配有些奇怪。
提耶利亚并不讨厌紫色,但是穿和自己的头发相同颜色的衣服,莫名地觉得很别扭。
于是伸手去拿右侧的毛衣,穿上后对着镜子却发现又是紫色和橙色的搭配。
而且……
而且会被嘲笑和杰克很像吧。因为今天是万圣节。
提耶利亚有些烦躁地关上了衣橱。
这样的时候就应该去找Veda。

一个小时后有些不舍地结束了与Veda的连接,提耶利亚才觉得心情没有之前那么急躁,准备去餐厅吃早餐。
稍微早一点,避开洛克昂。
然而一打开房门就被门口醒目的橙色吸引了注意。
是带着牛仔帽的杰克。
提耶利亚:=_=|||。
捧起南瓜灯才发现牛仔帽下沿贴着一张便条,提耶利亚撕下便条。
上面写着:

Hello,还记得我么?我是杰克~~今天cos的是牛仔~~
欸?你也玩cos?可是你太瘦啦,cos南瓜不够圆!
算啦算啦给你个万圣节礼物,但是作为回报你要在我肚子里装满糖(巧克力更好)!
不给糖就捣蛋!
P.S. 有人告诉我不能随便进入你的房间,可是我没法敲门……于是我只能在你房门外等了一晚上,好冷T_T……哈啾!

提耶利亚:“洛克昂………………”=________,=
解开系在南瓜灯底下的结,掀开牛仔帽,放在南瓜灯里的,是一件折得整整齐齐的粉红色的毛线外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PrevEntry |  to Blog Top  | NextEntry
 

Copyright ©狗窩. Powered by FC2 Blog. Template by eriraha. Photo by sozai-free 2000px.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